山东违章查询,山东道路交通安全网
迟到的康乃馨_文学_山东道路交通安全网

文 / 黄欣欣

我的母亲是一名交通协管员。她所在的路口距离我的高中校园仅200米,是我上学、放学的必经之地。高中正值叛逆期,虚荣、攀比的心理开始露头,那个时候,我因她的职业在同学们面前抬不起头。

她穿着松垮的灰色工作服,外面套了件同样松垮的反光背心,站在路口的人行道处,每当面前的绿灯亮起时,她便如同触电般将手中的小黄旗挥动几下。然而,上学和放学时杂乱的人群轻易就将她淹没了,她挥舞着旗子向学生们喊:“现在是红灯,向后退一退。”喊声也被淹没在学生们的谈笑里,所有人都置若罔闻地向前冲,她涨红了脸,汗珠密密匝匝的从额头冒出来。我看了她一眼,心脏如同破了个洞一般,所有的血液一瞬间倾泻而下,只留下无限的羞愧和失落。随后,我便扭过头不看她,并试图挽回所有投向她的视线,强撑着笑脸跟同学们说笑着随着人潮向前涌动。

我在另一个路口的角落等她,等她中午高峰结束后下班。这是我们的秘密角落,我不愿同学们见到她,见到她那身松垮、晦暗的工作服。所以,她送我上学都会在这里止步,接我放学会在这里守候。我们似乎极少交流,很多话梗在喉咙里,欲言又止,继而随着呼吸被吹散,我想她也一样。

那时候,高中生紧张的学习里多了些舶来的趣味,那便是对洋节的推崇。无论是圣诞节、情人节还是母亲节,都可以成为一场无畏的狂欢。因为周日只有上午上课的缘故,同学们大都会在早上偷偷溜出校园,从小贩手里买上一枝或是一束康乃馨,然后静候着放学铃声响起,便一阵狂奔冲出校园,想要第一时间给自己的母亲一份惊喜。
她从未得到过这样的惊喜。

后来,我考上了警校,毕业后又报考了县里的交警大队,然后顺理成章的跟母亲在一个系统工作。也正是从那时起,才明白协管员对城市交通所做的贡献之大,也理解了她们作为第一代协管员的艰辛和苦楚。我们偶尔会在同一个路口执勤,这时候我才发现母亲原来也是一个风趣的人,甚至还有些话痨。现在想来,在我叛逆的青春年少里,我的那些情绪都没能逃过她的眼睛,她不过是压抑着说服的冲动,让我在成长中慢慢读懂罢了。

又是一年母亲节,我在母校前的护学岗维持秩序,孩子们手捧鲜花鱼贯而出,冲到各自的母亲面前欢呼雀跃:“妈妈,节日快乐!”待护学岗重归沉静之后,我迟疑了一下,走向卖花的小贩。当捧着康乃馨走向母亲时,我看得到她眼眶里的波光流转,她揉了揉眼睛解释道:“中午的太阳实在刺眼。”

我鼻头一酸,一把抱住了她:“对不起,妈妈。”

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